您是第6555664位访客
 
详细内容  

此文章原创:千古洲博客  刘桂明的博客 千古洲博客(法之光)

 

 

培训门里的法律难题

 

一个私企老板作为学生,带着求学充电的热情,带着价格不菲的学费(3.7万元人民币),带着经商业务中的困惑,带着对首都名校的崇敬,从沈阳来到了北京,来到了清华大学,来到了清华大学公司治理与资本运作总裁研修班。结果发现,该来讲课的人没来,该来上的课没上,该开的小班没开。于是,在交涉无果的情况下,他愤而起诉清华大学,向法院要求法律的说法。 
   
按理来讲,在各地名校以各种方式举办所谓以研修进修名义的总裁班“MBA”,最终出现情况造成纠纷,已经不算什么新闻,也不算什么要闻。但是,它因为原告于博的总裁身份和清华大学的名校品牌又确确实实成了一条新闻。
    在我看来,形成新闻的奥妙可能还在于其中的法律难题。
    根据媒体报道:2008,于博报名并缴款1173.7万元,成为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举办的第28总裁班的一名学员。开班后,于博等学员发现,原来看到的招生广告中承诺的包括林毅夫、郎咸平在内的10多名国内颇有影响力的专家、学者均未到场授课,而且还存在着教师整体素质不佳、原定60人的小班被增肥170人的大班、教学组织管理混乱、授课时间严重不足等问题。
    5,在与学院方面口头沟通无效的情况下,该班推选于博等164名同学为代表,与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交涉,并提交了书面的维权纪要。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院长助理陈肖庚代表学院正式答复学员,承认该班在教学组织管理方面确实存在问题,并提出了包括按照招生承诺安排授课内容6条整改措施。但于博等学员发现,整改后的总裁班教学质量并未得到实质性提高,距离他们的期望相去甚远。
    10,于博以个人名义,向北京市海淀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清华大学10按照招生广告承诺安排教学内容,在媒体公开道歉,赔偿经济损失及精神损失费10万元12,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开庭审理了1于博起诉清华大学教育培训合同纠纷案
    清华大学方面在12首次对此事及时发表了声明,声明称,学院认为2招生广告凡经继续教育学院审批通过的,从未列作过主讲专家名单,也从未作出具体主讲专家的承诺。声明还称,针对此前媒体报道中出现的有关学院将该项目承包给个人,这是不符合事实的。但这一内容实际上并未在起诉书中出现。作为开放式办学的一种改革措施,学院认为所举办的部分教育培训项目有一些合作单位,合作单位与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的合作均经过严格的审核,合作单位并未参与到教学质量的管理中,因为所有培训项目的教学质量均由继续教育学院负责,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从媒体的报道内容中,我们可以看出其中涵盖两个法律问题:一是本案究竟是属于侵权还是违约?也就是说,被告是涉嫌欺诈还是违反合同?二是本期总裁班究竟是清华大学独立开办还是与其他机构合作?换句话说就是,究竟应该是谁来承担法律责任?
    现在,本案已经经过一审程序并已形成判决。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于博提交的从社会培训网站上下载的招生简章等证据,不是出自清华大学的正式网站,不足以证明清华大学在招生过程中进行了虚假宣传。其次,因于博与清华大学并未签订书面的教育培训合同,而对于参加授课的具体教师、授课的具体内容及授课的效果,双方当事人并没有作出明确约定,所以对于于博所诉研修班教学质量低下,导致学习目的无法实现的主张,缺乏一个明确的判断标准。第三,针对于博提出的教学质量问题,清华大学已进行了答复和整改,所以学员对教学中存在问题的反映并不足以认定清华大学构成违约。据此,法院驳回了原告于博的诉讼请求。
    由此看出,首先,于博与清华大学之间的纠纷属于违约,但没有证据证明清华大学构成违约;其次,不论清华大学是独立开办与其他相关机构合作开办此次培训班,清华大学均不应承担法律责任。
    得到这样的判决,显然让本案原告于博百思不得其解。于是,他准备上诉,以澄清事实,有效维权。
    在外人看来,原告的不解是因为本案的判决还有几个问题没有解决:
    一是招生宣传究竟是谁做的?按照本案披露的事实,毫无疑问,这个招生宣传属于虚假宣传。但究竟是谁去做的招生宣传却成了悬疑。很显然,肯定与本次培训班的开办单位有关。换言之,不是清华大学就是清华大学的合作机构去做的招生宣传。但是,一审判决没有对此进行明确认定。看来,在证据来源的认定上,法院没有认可原告方的取证努力;
    二是招生简章是否属于教育培训合同?应当说,根据我国有关法律规定,招生宣传也好,招生简章也罢,其实就是一种要约。对招生宣传的回应与对招生简章的认可,则应属于当事人的一种承诺。于博交钱上课,应被视为已经履行了承诺。也就是说,至此他与清华大学之间已经形成了事实上的教育培训合同。有专家也认为,招生简章应该就是培训机构和学员之间的协议,尽管不需要双方签署,但还是有很大约束力的。但是,在授课内容、授课效果、教学质量等方面,法院没有认定原告的主张。看来,在证据效力的认定上,法院与原告的主张还有较大差异;
    三是究竟谁应该承担违约的法律责任?从判决书中可以看出,违约已经形成事实,但没有证据证明是清华大学的责任。从被告的声明来看,我们又可以看出其中蕴含许多潜台词:尽管有虚假宣传,但不是我们的责任;尽管存在教学质量问题,但我们已经进行了整改;尽管是合作办学,但合作方没有参与管理。总而言之,作为本案被告,我们既没有过错,也没有责任。看来,在法律责任的认定上,原告与被告双方的主张相距甚远。最后,法院没有认定原告的法律意见。
    综上所述,本案的新闻其实不新,但本案的问题却颇具新意,更具深意。也就是说,从本案来讲,在法理上,客观事实与证据事实,究竟应该体现?从感觉来看,清华大学显然是应该承担违约责任的,但事实上却是清华大学没有承担责任。所以,如何在证据上说服法官,将是原告于博及其代理律师下一步的工作重点。对清华大学来说,今后则应当认真反思的是:如何规范办学、如何合作办学、如何维护求学者的合法权利。也许,这正是本案带给我们的另一种启示。因为原告已经表示即将上诉,所以对本案的结果我们可能还可以作一种更仔细的期待。我们且看这个法律难题如何获得最终解决。
 


评论(0)  |  阅读(3960)  |  发表于 8:46



返回
“培训门”里的法律难题

一个私企老板作为学生,带着求学充电的热情,带着价格不菲的学费(3.7万元人民币),带着经商业务中的困惑,带着对首都名校的崇敬,从沈阳来到了北京,来到了清华大学,来到了清华大学“公司治理与资本运作总裁研修班”。结果发现,该来讲课的人没来,该来上的课没上,该开的小班没开。于是,在交涉无果的情况下,他愤而起诉清华大学,向法院要求法律的说法。

Written By: boyu boyu
Date Posted: 2009-2-17
Number of Views: 3984
    
Date » 08 八月, 2020    Copyright 2007 by My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