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6555811位访客
 
详细内容  

 转载此视频的网站:剖剖收藏家

于总:我说第一个你今天来,你的商业模式是什么?营业模式是什么?你到这来第一自我价值实现,这是得无形的。
清华法律顾问:有这个。
于总:第二,你是为了晚上得3000、5000块钱。第三,你是到这来揽活来了,第四个你还是其他。实质上就是这个教学的呢……
清华法律顾问:这几个都不违法,也是人之常情。
于总:对,但前提把课讲好。
清华法律顾问:那当然你得讲,别人不知道的,或者是知道没想到的,你不能讲上网都能找到的。我瞎说啊我不懂。
于总:我跟你唠的,我跟你讲,我把这个事情先跟你说一下,但是我想跟你讲的呢?就是你刚才说那个话这是我们坐下来的基础,就是你说的对这种这方面国家没有相应的法律法规。
清华法律顾问:我研究过确实研究过。
于总:你研究过的结果是什么样?
清华法律顾问:研究过尽可能的呼吁立法呗,呼吁不了就那个尽可能的合理吧。
于总:那怎么才能叫合理呢?就是能不能出现,好比说今天是我犯疯病,明天再出来一个疯子。这慢慢的,咱们不是为了砸牌子为目的。
清华法律顾问:不是犯疯病,我知道你对清华也有感情,这不是犯,事赶事话赶话,咱东北人能不理解吗?
于总:我说的是什么呢?咱们最终研究出一个解决方案,最终能达到他的目的,这是我希望做的。
清华法律顾问:不见得,不见得一件事情就能推动历史发展,对吧?
于总:对。
清华法律顾问:咱们呢?第一自己不生气,第二自己要维权,各方过得去,咱就过年了。律师咱不是打一个官司就都能成经典案例,我去过伊拉克,那是中国头一号官司,跟萨达姆签的。那能怎的,解决不了。
于总:如果是跟继续教育没关的我不想了解,跟继续有关的,像你今天说那个,你研究过法律法规,研究过这方面怎么感觉这种滞后,想听听这块。这个事情……
清华法律顾问:就是没有一个继续教育法,有高等教育法没有继续教育法,应该有这个,所以回头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民主党派啊……
于总:我也是人大代表,但是我太小。
清华法律顾问:省人大代表?
于总:区人大,够区级了。
清华法律顾问:区人大也可以。
于总:所以呢?我会提醒我们省人大代表和全国人大代表,关于这块我写了个议案,马上就给递上去。
秦宝波:你是哪个区的?
于总:铁西区,沈阳市铁西区。
清华法律顾问:那相当于地级市,不容易。
于总:所以呢?像你说的,如果感觉法律滞后咱研究法律,是不是?你是从继续教育法这个角度。
清华法律顾问:对,需要这么一个法律。
于总:你能不能整一个草稿,完事咱们……
清华法律顾问:给我下任务。
于总:我没给你下任务。
清华法律顾问:你说打球我请你去,你说滑雪我请你去。
于总:你要给我整出一个初稿,真心的,咱们既然已经碰到这个事了,咱们能不能和解共生,咱们能不能共同推进这个进步,这是我目的。对我来讲拿金钱没有意义。
清华法律顾问:我相信任何一个案子像这件事情也不小,都会有正面的推动,你放心吧。
于总:光放心不行,我这个人想在有生之年看到。
清华法律顾问:那不见得都看到,那梵高画了一辈子画最后死了出名了,这个是不归咱管的事咱不管。
于总:我现在跟别人的定位不一样,我现在就想管这些闲事。
清华法律顾问:你写一个议案可以。
于总:我会写议案的,但是我太小,我说你刚才说那些有理有据的东西,我现在还得完善。
清华法律顾问:不能怕小。
于总:所以呢,我不想说推动历史,但是我们应该做到自己该做的事,我为什么能打这个官司?
清华法律顾问:求心安。
于总:不是说心安,我合计就像我这个人生定位,我到底怎么定位?我现在没有贷款,没有外欠,哥们活两辈子够了。
清华法律顾问:我也是。
于总:所以呢,在这种情况下,人活着到底是为社会……我现在说从经济上我创造一个商业模式;从社会公益上,我要创造的事情……我自己都不维权,那么对我人生我自己来讲我就说……所以这个事情我通过维权……
清华法律顾问: 那天把我车撞了,我都不理,转身就走了。
于总:小来小去的事。
清华法律顾问:给我保险杠给撞坏了,没工夫,就是不是所有的权都维的,我更能维权了吧,对吧?没工夫,你说哥们这吃饭呢,那你说大事没办法了,就不能那样了。你理解吧?我跟你说律师我都不想干了,干时间长就没有挑战性了,烦了,人就会想一些别的精神追求,其实咱俩是一样的。我跟你说啊,他要咔吧一下子,你咋办啊?干嘛啊?你说有多大官司啊,是吧?他年纪不小了,他不了解社会上的这个发展,你相信吗?他没太走出过校园,他虽然提市场化,他没在市场里头呆过。你说那你相信了吧,还咋的?好些话咱哥俩唠唠,我今天说假话了没有?
于总:没有,我为什么跟你讲……
清华法律顾问:打动你的第二句话你记着吧,真的,就是说他不懂你,我可以说他不懂你。这一生走过来是在这么一个体系里面,他没赚过,没赔过,没签过合同,没碰到过市场波动,没有这种诚信,说话算数,合同这种理念。没有过不理解,你跟他说的,说句心里话到他那一翻译就不是你要表达的这个东西。你说这……,我早就想跟你说这句话,真的,都是这样的,因为他这个生存环境造成的。你说我当律师我见过很多企业家,对吧?我能,基本上能够猜出你们,你说你们想上市的时候,想打官司的时候,想这样那样的时候我基本能懂啊。
于总:对啊。
清华法律顾问:他能懂吗?他老想那个那个,这不是一路人,我握着他手都冒汗呢,你说咱俩干什么?不好,是不是?
于总:真是一个悲哀。
清华法律顾问:不好。
于总:怎么说呢?兵熊熊一个……
清华法律顾问:你这别那么说,他不是领军打仗的企业家,不是。你还说什么啊?
于总:无语了。
清华法律顾问:他不是,他就是个技术干部,那哪能领兵打仗啊,能吗?不能啊,没打过。
于总:是啊,但是你这么讲……
清华法律顾问:他还觉得你不是告我吗,你不是原告吗,这就不懂法,那不谁告谁不挺正常的吗。你说他那生气点,咱有必要点炮吗?
于总: 咱不是为了气他来了。
清华法律顾问:咱不是气他来了。

于总:要你说人要是70多岁老人咱也不能说咱有……

 

 

于总:你这么的,我说什么意思呢?这也是一只猴对吧?
清华法律顾问:很精了。
于总:这是一只精猴,猴精。咱俩看……
清华法律顾问:你自己看。
于总:咱俩现在研究……
清华法律顾问:我说这招不是最好的,我就先备案。
于总:咱俩也不研究太极了,你也不用玩太极,哥们我今天我认为咱俩吃顿饭,第一句话是你说完之后引导我到这吃饭,第二句话你说完以后我认为吃这饭值。
清华法律顾问:因为我还比较真诚,说的大实话对吧?
于总:所以呢?
清华法律顾问:第三句话我想把事办好。
于总:这个事我希望像你说的别办低了,就像你刚才给我很大的鼓舞,如果有议案的话,你作为民盟的成员你都愿意去签名去,但是你别光想签名,我怕的就怕光签名的人,叫不负责任,你得有思想有想法,这样我们拿出来是解决事,因为什么呢?我对继教这块我不明白我不懂,我只是一个学员,我的一种心声。
清华法律顾问:咱们继教这块吧,我也稍微的看了一下,美国怎么搞继教,美国没有我们现在这么大范围的继教,中国这个继教10年以后还会不会这样,多数人都认为没有继教,因为我们恰好在转型社会的时候社会发展太开,企业家需要再充电,这个需求已经超出原有教育体系在社会中定位中的随着年龄长大,幼儿园一整,超出了这个东西,这是中国特有现象。美国……
于总:我插你一句,咱玩头脑风暴,我认为人终身教育应该是永恒的主题,你刚才说那是一种特殊现象我赞成,确实是中国在转轨的时期,原先我们说那个理论……
清华法律顾问:不好使了,绝对不好使了。
于总:所以呢?学校应该是一个实验室,他随时研究出来这种科技和理论和实际结合,随时对我们进行充电,这个应该是一个永恒的教育。
清华法律顾问:对呀,你说的多好,但是美国没有那么大微波继续教育,他一般像你说的斯坦福大学、哈佛大学搞的都是短班,很贵的。
于总:对。
清华法律顾问:非常贵的。

评论(0)  |  阅读(4744)  |  发表于 13:56



返回
清华法律顾问承认清华继教院长不懂法(视频)

清华法律顾问:他不是,他就是个技术干部,那哪能领兵打仗啊,能吗?不能啊,没打过。

 
Written By: boyu boyu
Date Posted: 2009-2-17
Number of Views: 4767
    
Date » 08 八月, 2020    Copyright 2007 by My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