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6278649位访客
 
详细内容  
此文章原创:新文报

转载此文章的网站:边缘心旅博客好事者博客

新春伊始听三言

储瑞耕
新年春节期间,读报看书上网;得到一些信息,不禁感叹唏嘘。
●成思危“危言”
时事信息:我国政府推出4万亿扩内需、保增长措施,经济学家、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思危担心滋生腐败问题,他说:“严防再出现‘每修一条高速公路,就倒下一排干部’。”
点评:成思危这个“危言”不光是“耸听”,而是严正的警告,而且我看八成会再一次“不幸而言中”。高速公路以及类似的东西,因为物质的诱惑太过巨大,“黑金”的得来太过容易,你就是警告一万次,前头已经有一万个厅长、局长倒下完蛋,照样有人前“倒”后继。预防的办法:严监管,严法制。
当然还有道德的力量。新近看到一个材料:美国高速公路管理员迪巴托洛管理的高速公路去年为政府节省了100万美元,市政府决定给他加薪2.5万美元。他谢绝说:我深呼吸,然后问自己:“经济形势如此艰难,其他人都在失业,我却拿走2.5万元,这对吗?”
你瞧瞧人家美国的这一位!
●朱永新“新说”
时事信息: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认为学校的高中文理分科是中国科学家无缘诺贝尔奖的原因之一。他说:文理分科降低了民族的整体素质。因为过早文理分科以后,理科学生不再学历史,学地理,不再和伟大的思想家对话,那么科学家的人文情怀就有问题。
点评:我感到朱先生此论未必那么严密,但值得教育战线内外的人们都来思考。
如今的问题,恐怕远不光是科学家的人文情怀、基本的历史的社会的知识少得厉害,教育线怎么样?新闻线又怎么样?
一位暨南大学毕业又在某大学任教的青年老师问我:蒋介石的口头禅“娘希匹”是什么意思?东北一位有点名气的青年电台主持人问我:石家庄也是省会吗?
当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时候,我哑然了。我只能感觉快要哭了。
我估计这样可怕的无知状况,是所谓文理分科造成的恶果。即使不直接,也是受到了偏科的影响。
误人弟子啊!
●于博“驳论”
时事信息:私企老板于博状告清华大学以欺诈手段招生。他参加清华大学的“总裁研修班”,未见一位知名学者上过课。他说:“作为年销售收入10亿元的集团公司的总裁,浪费一天就是给国家造成数十万元利税损失。”
点评:“以欺诈手段招生”,“未见一位知名学者上过课”———清华大学,身处中国当今混乱的时局中不能“免俗”,但“当今时局的混乱”绝对不可以成为“亦俗”的理由!清华大学的所作所为,真正的阿弥陀佛!斯文扫地!丢尽了“中国名校”的脸面!
清华大学居然也如此下作,那么别的什么鬼头鬼脑的学校们呢?
这位私企老板于博看来真的希望“研修”、学习点真东西,不想浪费时间,同某些官员上学带有明显的“混文凭”动机也很不是一码事。以“利益”为纲的私企老板能够如此,而以“道义”为纲的中国高等院校却玩起了欺诈,请问:这道理怎么讲呢?
 

评论(0)  |  阅读(4553)  |  发表于 15:34



返回
新春伊始听三言

新年春节期间,读报看书上网;得到一些信息,不禁感叹唏嘘。

Written By: boyu boyu
Date Posted: 2009-12-28
Number of Views: 4550
    
Date » 03 七月, 2020    Copyright 2007 by My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