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6301569位访客
 
详细内容  

此文原创:红网

 

 

大学公司化的危害在于自掘坟墓

 

    大学和市场之间,有如夜空的银河,被一道天然的城墙截然分开,各司其职。大学和市场不是老死不相往来,而是交往要有个限度。然而,时下的大学,耐不住寂寞,心不静而身乱动,教书育人没搞出真正的名堂,科研泡沫满天飞,对金钱的追求失控,面向社会拿招牌办班赚钱,几成当下中国高校统一的“盈利模式”。在这方面,北京大学又扮演了一次“领头羊”,因合作办班起纠纷,台湾籍教授张家麟认为北大只管“收钱和盖章”,将北大告上法庭,要求北大赔偿47万余元。10日,海淀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京华时报》411

  良心是为人处世的底线,谁跨越了这个底线注定会很难堪。北大培训中心常年招生,收费吓人,但标准却不是想象中的北大标准,不审查学员的入学资格,对课程及教学不理不问,发放结业证书不进行任何考试,也不用通过论文答辩等其他形式进行过结业评估……收钱和盖章,内地学人见怪不怪,台湾学者受不了,“宁可赔钱也要凭良心办学”的张家麟,终于和北大对簿公堂。作为穿梭于大学和市场之间的“教育商人”,教授的做法笔者并不欣赏,但他的师德之心尚存,宁肯赔钱也不愿意放水的负责精神,在世俗化和利益化的内地大学教授面前,还是高大许多。他敢于撕破北大办班的金字面纱,让世人看到北大贪财的一面,更令人肃然起敬。

  我们无意于评说教授和北大的这场商业纠纷,而是替中国大学未来的命运担忧。如前所述,办班是高校牟利的拿手好戏,这不是北大的错,北大坐在给地方高校树了个恶劣的标杆而已。大学办班的实质是大学公司化,公司化的大学必须像个商人那样,整天拿着算盘或计算器,操心自己的进账和亏盈。公司还有章法可循,有公司法、垄断法和消费者权益法等约束着,如若胆敢失德坑蒙拐骗消费者,终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公司化的大学经起商来,成了商界的“无冕之王”,没有产品质量标准,“扩大再生产”可以不顾客观条件具备与否。收钱虽累,盖章也蛮辛苦,但公司化了的大学吃得了这份苦!地方高校就不说了,看看北大、清华在大报上刊登的天价招生广告,再笨的人也能猜出其利润的多寡。

    大学公司化利在当代,罪在千秋。中国的教育本来就够落后了,不思进取再醉心于追名逐利之中,我们的大学一个个变成了“有限责任公司”,以商家的身份活跃在社会这个大舞台上,最终将使大学和公司的界限愈发模糊,最终让大学堕落成变相的商业公司。铜臭多了,真正的大学精神荡然无存,大学“风尘化”的同时,也就是她变成街头卖艺女郎之时。那时的大学,不被历史抛弃,也将被市场抛弃,被世人唾弃,中国的文化和科学技术,如何在世界上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我不敢想象!

    没有大学,就没有一个民族和国家的未来。大学没有了气节,同样是行尸走肉。大学如果贪婪,最终自掘坟墓。“中国最高的学府,也只是如此的靠卖文凭挣钱,为中国寒心!”

[稿源:红网]

[作者:刘海明]

[编辑:刘永涛]

 

 


评论(0)  |  阅读(4892)  |  发表于 15:40



返回
大学公司化的危害在于自掘坟墓

大学和市场之间,有如夜空的银河,被一道天然的城墙截然分开,各司其职。大学和市场不是老死不相往来,而是交往要有个限度……

Written By: boyu boyu
Date Posted: 2009-12-28
Number of Views: 4891
    
Date » 06 七月, 2020    Copyright 2007 by My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