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6585166位访客
 
Text/HTML  

通过人大代表,将提案带到两会

 

主持人:现在一审已经结束,您接下来将会怎样行动?

于博:结束之后呢,我那天收到这个判决之后,我理智地写了一篇文章,叫做《比次贷更烂的商业模式,法律的缺位是清华北大豆腐渣培训的根源》。因为我认为学员威权我告清华是发现他病状流鼻涕了,吐黄痰了,发烧了。但是张家麟教授给我提供的合同和海淀的判决书我认为它是病因。那么我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呢?像他那个判决拿来之后,我当时想说为了说明这个真相,我跟记者沟通我写的文章,但是像北京青年报他的记者就摘了我200多字还让主编给拿掉了,所以我当时有个想法,我能不能投稿完整地表达我的意见,跟所有媒体沟通说这个不行。我又想到了台湾,我说各政党老百姓为了表达自己的意见,可以打广告,完正好我在法庭上有一个承诺我说如果是判赔我10万,那么我再拿出10万捐给清华法学院成立消费者维权基金,这回我省钱了,省钱了我就拿出来做广告,做广告人又说不行。我后来我发现行也不知道做,为什么呢?我的目的应该是为了继教以后好,而不是拿出来光让百姓看讲理,让谁评评理这个怎么地。应该把有限的资源拿去干什么呢?去搞一个研讨会,去征集谁能把继教干好的这种模式这种方案,开完研讨会拿出能实现一个多赢的方案,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做的应该是送给清华,说哥们,你看人家干的,这么干的都挺好,你要照这么干也能不错,能实现多赢,学员学到了,老师也挣到了,学院也弥补了经费不足,为国家分忧了——多赢,他要有更好的方案,他拿出来;没有,我希望他能接受,他要不接受,我只能接着打官司通过各种手段让他把这剂喝下去。第三,我现在正在做的,找全国的人大代表,把我的建议形成议案带到全国会上去,一个是《如何规范我国继续教育事业健康发展的议案》,第二个《建立惩罚性赔偿制度》这么个议案,这样通过国家的立法让这个行业往后有一个体制的保障,这样就会出现违法的人他违法成本高了,维权他会得到一种收益,大伙会勇于维权。

 

 打印     
Date » 12 八月, 2020    Copyright 2007 by My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