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6585512位访客
 
Text/HTML  

清华大学法律顾问声称“继教办学一时一个令摸着石头过河”

 

 

 

 

于总:今天他唠的非常好,他来这两点,一个他讲了我推动立法的事;第二个清华也有好班。

清华法律顾问:有好班。

于总:怎么才能把你们这些好的班,咱们能让清华其他的通过你们的建言甚至说和我们的推动,能促进那个。要不然的话(就好像)往很好的东西里头扔一把沙子,之后……

清华老师:你要相信每一个机构都有,他要不断的去改进。

清华法律顾问:都有他的短版。

清华老师:都需要去改进的,只不过可能是有的时候出差了,一下就……

于总:如果这种商业模式错了,就像我跟你给你看的像北大那个,我认为他没个好。

清华法律顾问:收了。

于总:什么时候收的?

清华老师:这是北大的,你问他就问着了。

于总:你光收不行,剩下这些人有没有能力,光学校人办也不行。

清华法律顾问:一个时候一个令,咱就摸着石头过河。

于总:对。这就是我来谈的目的。我跟清华可没有深仇大恨。

清华法律顾问:我就明白别人以为你有多大仇哪!你让媒体讲,媒体怎么耸人听闻怎么整?你知道吧!

于总:不,现在媒体也理智,为什么告你……

清华法律顾问:他们现在接连采访我两次,最近,他们语不惊人死不休,他现在已经无耻到那种怎么能抓眼球怎么整事的人。真的,千万不要碰……

清华老师:他们唯恐天下不乱。

清华法律顾问:他就唯恐卖不上价,卖不出广告来,太难了他们。

于总:我跟你讲,你还正经说那什么了,现在他们新闻媒体的这种准则,当事人双方必须采访,不然的话他也容易吃官司,他也是一个兼听的去报道。

清华法律顾问:媒体……

清华老师:求求你告我吧。

清华法律顾问:就怕没事,唯恐天下不乱,语不惊人死不休,你知道吗?他们现在就太难卖广告了。

于总:要你这么说我往后也不能跟你打交道了,法律人太坏,媒体人太坏。

清华法律顾问:我你可以,基本当个哥们,但是在今年冬天的媒体,我跟你说他们就拿了一个要到海外上市的一个企业,给人家剖析的,违法的那都够判决书了。我说你别这么写啊,券商、律师、会计师、美国证监局、中国证监会全让你给整了,你还说人家什么阳光下的罪恶,我说你留点德行不行啊?他不得。

清华老师:媒体绝对不放咱,你看我们是全中国最好的教育,北京的机构。

清华法律顾问:你说对谁有好处吧?

清华老师:99年就开始在管理培训了,但是我们基本上在媒体或者是公共的广告渠道是看不到我们的广告的。

清华法律顾问:他不是出于仇恨把你往死里整,他是为了卖他们10块钱一本的破书,他往死里整,往死里说,太可怕了。

清华老师:只要愿意,现在打个电话,媒体就……

清华法律顾问:马上就来。

清华老师:采访采访你吧,刘老师,采访采访你们机构。他的本意不是要宣扬哪个东西。

清华法律顾问:对。

清华老师:他其实就是要造成人咬狗的性质,他就要造成这个。

清华法律顾问:完了卖。

清华老师:狗咬人他已经不新鲜了。

清华法律顾问:媒体良心已经大大……我那天吃饭大骂。

清华老师:你说你想上什么吧?新浪,你想上哪个位置就上哪个位置,你想用什么形式出现就用什么形式出现。

清华法律顾问:央视抓走的记者,他们的主任今天叫我,我从那赶回来的,委托我们事务所去捞去。

清华老师:成天的跟这帮人打交道。

清华法律顾问:说句心里话这帮人不好。

于总:我认为哪个地区、哪个行业都有好人和坏人,这是一个前提。过去来讲说奸商、奸商,当然我承认有坏的,但我还说什么呢?过去说那个尖商是为了把米给人家尖尖的,别让人家吃亏了,实质上在任何行业都应该有好人和坏人。

清华老师:于总我这么跟你说,这个不是媒体本身造成的,这是因为整个大众他的欣赏与导向造成的。

清华法律顾问:对。

清华老师:也就是这么跟你讲吧,如果说有一篇文章说清华大学的培训搞得很好,没人看,读者的第一反映是什么?这个广告做的还挺有意思的,讲的真话他也相信广告,但是如果说清华大学哪出问题了,这肯定是真的。你看……

于总:不是,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呢?刚才我跟他下楼时候,咱俩也开个玩笑,他一说他是什么什么,我说不信啊,不信你说那些东西,我没法辨别真伪了,我直言了。为什么中国社会缺乏了诚信?这次我们上课我也提出这个问题了。知道市场经济应该是一个诚信经济,既有道德的约束又有法律的约束,我们国家是不破不立,但是把当初的那些牛鬼蛇神,各种宗教给破了,但他的信仰没立起来,中国现在……

清华法律顾问:就得听卓越班。

于总:是,所以呢,咱还说,我这次过来我就想说什么呢?我了解客观事实,我不发表任何的,但是我主要是有一个态度,我认为什么呢?清华应该能有能力办好这班。

清华老师:您千万别把清华一棍子打死,那可……

于总:我不是那个意思。

邬律师:没有没有,要是那样的话今天就不会过来。

于总:要不然我过来我怎么地,我找打啊!

清华老师:不是找打……

清华法律顾问:找我呗!

于总:俺俩造上了,确实这造挺好。

清华法律顾问:这老大哥挺好,比我大一岁。

于总:我并不是说给你面子,而是你说的几句话打动了我。

清华法律顾问:你还是给我面子,你就因为比我大一岁,你就给我面子。

于总:这猴精猴精的。

清华老师:你这个心还是打动了哥们的这个心。

于总:我说实质上我上学的时候晚上一年,全是和你们这些猴精猴精的人打交道来着。我班全是猴,现在我的哥们全是属猴的。你说咱属羊的吧就被猴欺负,老实嘛!

清华老师:猴哥挺好。

于总:但是有一点就是说什么呢?他有思想,因为他有过这个历练,不管从法律层面和学院这个层面,这我没有必要,我不愿意夸人,夸你有什么用是不是?

清华法律顾问:别夸了,你骂我吧。

于总:但是我跟你讲忽悠完你,给你下个任务,就是你刚才说的你的思考,回家给我写一个。

清华法律顾问:给我布置作业了,我挺想跟你唠这个的……

于总:拉个纲。

清华法律顾问:我考虑过这个问题。

于总:拉个纲,咱共同形成一个议案。

清华法律顾问:考虑过这个问题,美国是怎么搞的,咱们现在是怎么搞的,横向比较比较,纵向比较比较怎么能把它……

于总:你知道我那天在家写个什么东西不?头前吧,打比方,我头前写的那个叫掺入三聚氰氨的清华是豆腐渣培训的根本原因,后来就觉得这个不恰当,为什么呢?就像你说有好的,但是他掺进去别人那个,就把这个搞臭了。后来我说次贷模式,次贷式的这种商业模式才是清华豆腐渣培训的根本原因。就是它这个盈利模式不是建立在共赢基础上,而是建立在博弈的基础上,这里头谁把谁给博倒了,你的利益最大化之后,我的就最小,我的利益……

清华法律顾问:他是说合作方那一块。

清华老师:啊,合作方那一块。

于总:所以这里头不对了,这商业模式。

清华法律顾问:那个在当时的时候学校……

于总:合作办班我也不是完全反对。

清华法律顾问:开始的时候曾经放过口的,因为学校不会办,说白了。

于总:再有一个……

清华法律顾问:后来就觉得不行。

于总:那天我在写来写去,我突然之间我拿笔写继续教育下一步怎么走,突然想到了原先那么一句话:中国继续教育向何处去,我写完之后我就傻了,把笔划了之后就撂那了。

清华法律顾问:题目太大。

于总:但你今天你说形成议案那事又勾起我那个想法。

清华法律顾问:别勾了。

清华老师:议案啊!

清华法律顾问:他是人大代表。

于总:我那是一个区人大代表,形成不了这个。但是我这次我们有对口的省人大代表,和全国人大代表,我会把我的建议给他,他跟我固定,联络我,那我必然通过他,我让他形成一个议案,但是咱说实在的别空洞无味,而变成咱真正的就是最终让咱们都受益。我说的受益不是……

清华老师:我觉得有点意思。

于总:就是怎么样才能像你说别良莠不齐,实质上像蒙牛,那东西好,为什么给奥运的没有三聚氰氨?为什么给国外没有三聚氰氨?怎么就国人喝的有,就检查不出来吗?他除了良心坏了里头兑三聚氰氨了,要不清华这里头大多数也都好的,就因为什么呢?一条臭鱼腥了一锅汤,这个臭鱼包括我一个。

 打印     
Date » 12 八月, 2020    Copyright 2007 by My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