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6585239位访客
 
Text/HTML  

清华大学院长助理称:若没有“于博”站出来,那解释我们中国的悲哀!(1)

 

 

 

清华大学院长助理:民工得空在那看电视,凭什么?这个社会一旦乱起来了不得。因为贫富不均,那么祖国大地这个母亲她现在还没有能做到就是国民素质已经整体像推土机一样向前推了。它是在塔尖式的运动。北京为什么不能实行公共饮用水,街上都有?

于总:是。

清华大学院长助理:国外都可以。不能,我们井盖还丢得了不得能做吗?不能做。所以种种事情表明人的层次不一样,需求不一样,要求也不一样。

于总:对。

清华大学院长助理:所以你就准备好我请你讲课吧。不用参加考试。

于总:这个算不算贿赂呢?

清华大学院长助理:不算。这属于深度交流。

于总:那么像你刚才说的我出去我就没有安全感了。有拿棒子的还好呢!还准备刀的,随时捡个砖头一下子往脑袋后头一放,咱就废了。

清华大学院长助理:真的。

于总:所以他讲的和谐社会,昨天我在那按摩的时候,我跟那个按摩师也唠了很多,但他们那人也当然对温家宝很不好的评价,我就开个玩笑,我说哥们就因为我们做的不好,才比美国差,咱们还紧着害怕呢!如果我们要做的再好一点呢,你要反向思维呢?说不好听咱们国家不更好了吗?咱们都是说实在想到了,咱们不一定说有方法的。所以我到这来我也说我学术,我不学道。说那大道理没什么用,没有实现的路径和手段。

清华大学院长助理:为什么我昨天咱俩一见面我就说,你说完之后我说这哥们实打实的来吧,虚头吧脑的都没用,我跟您一句虚话没说。

于总:所以我今天为跟你特别……我也说学院能作为一个书面的东西给我拿出来盖上公章了,确实是学院是高度重视了,包括这个能诚心诚意的,而不是虚头吧脑的给我们道歉。能说全额退款,从那骗子手里往出拿钱多费劲啊!不是……

清华大学院长助理:清华大学这四个字是金字招牌。

于总:所以我说这一点,但我希望能上升到更高一个层面,对所谓我国继续教育的发展……

清华大学院长助理:我们,就您刚才那句,把坏事变好事。

于总:是。

清华大学院长助理:我们吸取教训,没有经验、没有教训,无法前进对吧?

于总:对。

清华大学院长助理:有一句话就说我跟您讲,还是回到刚才那个话题,北京市如果你打车,出租车司机如果是老北京,你会听一路他的抱怨,把我党骂的体无完肤。我每碰到这种情况,如果我有兴趣、有精力的时候,我就给他听,你还开着车,你还能吃饱饭呢。你看看路边,去过甘肃吗?去过的陕西吗?

于总:你还说那话,我前天打车你知道我跟司机说什么话?我说我吹点牛我见谁跟谁吹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吹牛,我想抛砖引玉,我说我捐了100万,我十年前我吹牛我说我有100万吗,大哥?你让我捐谁去?

清华大学院长助理:你现在如果打车时告老北京的出租车司机你跟他说汶川地震我捐了100万,他肯定骂你,信不信?他的观念就是这共产党把中国搞成什么样。都是这样的。

于总:不是,你还别说别的,因为我们是人,他也是人。我还说大多数人心都是善良的,我不承认昨天晚上请我那个人,我跟你讲,我拎着麻辣烫我就去了,不是请我吗?我说我这个别扔了啊!到那去,完事你猜他说什么话呢?我们的尤秘书长跟我一直在忙活这事,他说我一直以为那尤跟你在一起呢!是不是搞男女关系呢?说不好听的前天他请我们在花都的时候,我还说这个态度,他们找小姐我没找,但是我从一层地下室水晶宫似的一直转到顶上,我让他们经理陪着我转。为啥?我说我办个卡,忽悠人呗。这样我不就能了解了吗?

清华大学院长助理:对。

于总:甚至我问我说哪屋最高?8800那屋消费,VIP,最低消费8800,我花得起。我说如果以后我有这个需要,我说来了,我请人家就是有需求,我求人家。我求人家的时候,他要提出非分的需求的时候怎么办呢?你们能不能解决啊?他说有解决方法。我说这屋门透明的,你不能让他们在这屋啊。“啊,我们有地方”,实质上这些东西我都问了,我说那多钱啊?20003000,什么。我这个人好学,什么都好打听。但是做不做呢?我让别人给我吓唬住了,但是我不做,就是这个态度,你可以问问他们请客的,我没点那小姐。还说这个我是不是男人呢?我说白了……

清华大学院长助理:是个爷们。

于总:我还说这个态度我写过关于婚外性的思考。

清华大学院长助理:啊。

于总:成本太高我犯不上,作为商人。

清华大学院长助理:你涉猎太广泛了。

于总:一个是得病,一个被抓,第三个被家人知道,第四个被讹上,你说每个就快乐那一下不值,成本和投入和收益我说拉倒吧。

清华大学院长助理:就是这种态度。

于总:叫做什么?合理处理。所以咱都有欲望,但欲望有些时候不能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所以这次我觉得挺痛苦,所以就爆发了,完理智不理智还是说这些人满意不满意,因为我感觉……

清华大学院长助理:理智和冲动都是相对的。

于总:我昨天跟我按摩的人我都说了,他说怒伤身,尤其我这体格,非常伤心,伤什么。我说我怕我不会怒,那我是恼了,那我也就找哪该干什么该什么去了。

清华大学院长助理:这个都是正常的,能理解。那么就是说为这么多学员站出来,这样的人是难得,这都是理智精英才能做的事情,换一个人比如说你不站出来,就说咱们班这样了,谁去挑个头去找院方去理论去,谁都不站出来,那就是我们的中国的悲哀,真的,真的是这样的。我们中国缺这样的人,缺你们这样的人,于总。

于总:沉默、沉默。

清华大学院长助理:你们这样的人越多,不是,我真心实意的,我刚才跟学院也说了,班委会做出这些事情能理解,换了我也会这么做,对吧?我交了这么多钱,我来干嘛来了?我不是来听这种组织的不好,然后老师,迄今为止我没见到一个大牌。我跟他们昨天训他们的时候我讲,我说你真是比猪都笨,你三次课哪怕有一次有一个好老师。

于总:对。

清华大学院长助理:对不对?

于总:我告诉你整好方法,不花钱有不花钱的道,有很多,像那天我们10班班长给我介绍的时候,人家就说一个态度,民生银行的行长多牛啊!你现在说给他三千、五千、三万、五万的不当个事,但是他也有一种满足感,在清华的这个课堂上给一些老总班上课,你说他也有这种成就,但他的理论和实践都有。你呢,请的人你不花钱还能让他来,还能达到大伙儿的效果,就是他不花钱他都不会请。请了一些咨询公司介绍他那些产品,介绍一个德隆系破产了,介绍一个荷兰村,杨斌被抓起来了。你说我能不害怕吗?

清华大学院长助理:越听越想哭。

于总:你说我的思维要有过划痕啊!跟我讲过我脑袋里有过这个印象,明天我自觉不自觉的哪天没睡醒我就会按操作去。

清华大学院长助理:这是祸国殃民。

 

 打印     
Date » 12 八月, 2020    Copyright 2007 by My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