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6584941位访客
 
Text/HTML  

清华大学院长助理称:若没有“于博”站出来,那就是我们中国人的悲哀!(2)

 

 

 于总:所以咱们不光是讲大道理了,就只一点咱别再浪费已有的资源,这些精英的时间,国家的财力、物力,飞机给我们运过来,都不让飞机飞到灾区去,完我们过来了呢在这没事花天酒地。我真体会了,我知道,我不吃了,我今天特亢奋,回家自己喝去,没事,撂倒也撂在沈阳。真的,我就说真就是朱门酒肉臭。

清华院长助理:这次班长是代表大家的意思。没有一个人站出来的话,你们是非常懂得这个事实和道理。

同学:教育孩子的时候一定要考清华,教育孩子一定要考北大。那我们没进过清华,这次来即到清华来,一个是大价钱来学习,我们这个企业也是经济企业,选了三个人,精心选了三个人。下面人都知道我们到清华去了,你回去应该干点啥,你干啥,这个最简单的,你回去干什么。

于总:你要是厅局企业,应该他说那个够公司这个规模了,回去你还会干不?董事会开会的时候你知道怎么干不?

同学:对,就是,你干啥?

于总:董事会告诉你了一致表决,如果咱三个人要是都一致表决,我要对这事要能成,我就见鬼了。叫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才叫董事会决议的,最基本的道理他不明白,你说我再听去,他再误别人,完我还处在一种什么叫礼貌,我尊重,这头拿着刀,往我脖子上弄卡给钱不?完我说哥们……

清华院长助理: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你真的不用……

于总:我跟你讲我这里头我用的PPT我带的课件,我要讲两天也不会重样的。

清华院长助理:没错、没错。

于总:今天我只是想唤起一些。

清华院长助理:我相信也会的。

于总:大伙儿吧,鲁迅当初为什么弃医从文。

清华院长助理:对。

于总:光医治身体没有太大用了,才能救几个人。

清华院长助理:是。

于总:所以现在学这种术,我认为也没有意思了,所以今天我因为什么呢?做广告讲究一个语言,叫做什么?叫做语不惊人死不休,就这些人如果不拿着锥子我这么发疯一扎,我估计不会出血的。

清华院长助理:没错。

于总:就像张忠朝似的,当初回去睡觉去了。大哥是哪位是您吧,咱俩不是……一直领到那里头一看他在那睡呢!

清华院长助理:你知道吗,领你去那个员工我们这月要给他增加奖金。

于总:你不给他。

清华院长助理:他做的非常好。

于总:我跟你讲你要不给他,我又得是投诉你的一个理由了。叫不作为碰上了,明白不?我告诉你的员工当时是怎么告诉的不?我说你一定告诉你院长,因为你不敢把他手机给我,对不对?你怕你被开了,但你一定告诉他这种严重性,完我问你贵姓、你电话号多少?你要没传达到,我告诉你你就是不作为,你院长容易把你开了。我这么一吓唬他去,怕吓唬一个吓唬不住,我说吓唬一圈去,我给他打个样。所以就把你给吓唬出来了,就是这么个情况。但是咱光呐喊不解决问题,咱最终的目的真正说有愿望,没方法白搭。

清华院长助理:坏事变好事,真的,同样也遇到这个问题。否则的话现在没有你站出来说的话,你想想这个班上六次课之后再找班……

于总:再找班……这个班我现在跟你探讨探讨这么些,我就想探讨的一点不是研究这班人,这班人死不死我都不管了。因为什么?祖坟哭不回来,我哭乱坟岗子事?我说你们应该站在这班的基础上,探讨着中国继续教育的如何发展,清华对继续教育能不能打个楷模,能不能做这么一个样,我希望你们能上升到这么一个高度,院领导去探讨这个问题。所以我才想说怎么再给清华这身上我再扎一针,不知道对和错,所以我说回来我要起诉。起诉完之后他必然你们得有应诉,我有败诉,在这个过程当中或者还有不受理。中国的法律都是这样,是否是能形成了一个什么呢?就是一个大讨论的范围。

清华院长助理:为了促进。

于总:这样的话就每天不至于我们一天接八个电话,一听清华感到害怕,为什么?最后变成什么了?昨天一个最蠢的人,请我那个人我感谢他。我去了,他说他经常泡外国妞,过来一个土耳其的人就跟她说……就拥抱去了。中国人教的她,她就觉得这些问候你好,学一句外语,还跟他拥抱呢!她说不是骂我,就中国的老板都坏到这种程度了。所以你说对这些民族精英现在这种明哲保身,所以我还说适当的就是这么发挥中吧。因为到这个我还是在宪法的框架之内,我估计还不至于出大事,你看那个哪个电视剧来着演员殡葬那事,那不是手机,也是拍那个大牌的泰克。

清华院长助理:大腕。

于总:大腕,大腕最后呢你看着在精神病院里头那位,我现在我估计我也是两种选择。一个是精神病院,一个呢……

清华院长助理:不不不,你一定要把这个东西转化一下。

于总:我说也可能是一个公安局。

清华院长助理:不。

于总:但我会控制我,我认为我能说出这话我还是在理智控制范围之内。

清华院长助理:你现在思维很清晰,对吧?把这个东西转化成书面的东西真的能去讲课,我不是说恭维你,真的。

于总:我讲什么,我讲国学……

清华院长助理:我想你肯定比我们秦主任水平高。但是我可以就是说自大的说我说咱俩能沟通,真的。我为什么说这些课我都不听了,我真的不听了,我不是说我企业做的多好,我听了很多,我也读了很多书,我觉得我不用听了,那么刚才我也给你讲过一些大牌的老师,他换教案、换讲义什么的一定要听一次,有新东西,对吧?但是有些东西真的是不用听。

清华员工:你看吃饭?

于总:还有别人没,我肯定不吃了。今天因为……

清华员工:我觉得那个不打不成交了。

于总:一会儿你负责把我这广告告诉他“那傻子走了,所以把这个单位向你们再介绍一下。”

清华院长助理:走吧。

于总:接受一下你的糖衣炮弹呗。

清华院长助理:不是糖衣炮弹,是我们比较投缘。我昨天为啥?因为我俩去吃饭。

清华员工:好了。

清华院长助理:咱们去那个,我给你找个好地。

于总:就喝杯茶就完了,因为我得往回赶。既然我已经说了……

清华院长助理:这附近这有一个地方很肃静,然后就我,我跟你说老实话周围的……我见到都想吐,花多少钱去不舒服,咱去那上等的,那商务餐做的特别好,而且环境也好。

于总:走出去喝口茶去?是在这吧?你知道什么不?他也是被我骗我的一个人,我为啥要说在这呢?我知道知识的力量。

清华院长助理:小姐再来两个杯子。

于总:无形的力量。

 

 打印     
Date » 12 八月, 2020    Copyright 2007 by My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