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6585493位访客
 
Text/HTML  

插曲——介绍会上清华合作方无意中爆出又一内幕

 

 

于总:
    我刚才又接到一个清华招生,这是几分钟之前,来的电话发的短信是059126614428,这顶上写的清华总裁班52128期即将开班,有郎咸平教授为新学员授课,师资雄厚,欢迎老学员给予推荐新学员,谢谢,咨询电话……。这么地咱们玩一会儿,我给打电话问他给我回扣不?要不我凭什么给他……,电话是01062717335
清华:
    喂。
于总:
    您好,我刚才接一个电话,就写的是清华总裁班28期那个,那个都有谁上课?
清华:
    我们这次上课的有国务院国土资源委员会的主任王东明老师,还有香港中文大学的教授郎咸平教授。
于总:
    咱这班能有多少人?
清华:
    我们这个班一般是在3040人左右。
于总:
    据我知道郎教授上课好象一整就是8万、9万的,咱这一班他能来吗?就这3040人的。
清华:
    是这样,我们正常是从21号一直上到24号,24号的时候是上郎咸平教授讲课,他讲课的时候是一个大课,然后这是我们以往的26期、27期还有上几期的学员都在一起上大课。
于总:
    是多钱?
清华:
    费用这个是一年的,两个月学一次,总共是8次课一共是2.8万。
于总:
    你看写的老学员介绍新学员,那能不能给点……我是一个老学员,我白给你介绍啊?
清华:
    是这样,你这边如果要是能给我们介绍的话,肯定也是有一方面优惠的,如果要是清华的老学员的话,如果给我们介绍的话,看看介绍的人员数量,一般都不会白让老学员介绍的。
于总:
    如果我要能给你介绍10个人呢?我这认识一个国有企业,他们正好说经济危机下要想培训去,10个人能给我下浮多少?
清华:
    你这边是不是你自己本人也想过来学习,还就是想介绍。
于总:
    我都读过了,我就不去了,你直接给我现金就行了。
清华:
    这样的话,10个人这边应该差不多能……要是正常学员的话,差不多一个人能给3000左右。
于总:
    那我上哪去,咱俩能不能写一个协议,到时候你不给我怎么办?
清华:
    你看要不然这样吧,这个怎么做呢?如果你要签协议的话,这个也可以,这本身就是我们内部达成的协议,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把学费打过来的话我们这边马上就会把款直接给你打过去,我听你这个口音好象是东北那边的吧?
于总:
    对,东北人。
清华:
    我也是东北的。
于总:
    您哪的?
清华:
    我是黑龙江的。
于总:
我沈阳。
清华:
   你是辽宁的吗?
于总:
   对。
清华:
    听你口音像。
于总:
    都舌头大。
清华:
    能听出来,第一句话就听出来了。
于总:
    是吗?
清华:
对,这个正常来讲的话,本身我们这边内部就形成这样一个……我只要承诺给你的不会说没有,这个肯定有的,我们以前也有过这样的老学员,也有个老学员,他介绍朋友到我们这边学习的时候我们也都是这样内定的,如果你要是觉得不方便的话,签一个协议也可以,我倒是不太主张这样。
于博:
    是吗?
清华:
    这个你可以完全放心,我还指着你第一次给我介绍10个,第二次还给我们介绍10个呢。
于总:
    那不跟传销似的吗?
清华: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之间有这样的合作,我就觉得这是最起码的信任,你看比如说一个是300010个就是3万块钱,我不可能说答应你了,刚说完再反悔。
于总:
    我刚想起一个问题,您答应我能说得算吗?您贵姓?
清华:
    我姓马,这个我完全可以说得算。
于总:
    那为什么你能说得算,清华这往外批钱不得院长、校长能批吗?
清华:
    不是,是这样怎么个情况,这个班是我们这边是属于我们这边来开这个课程,然后老师也都是我们这边过来请,这个费用统一打到清华的账户上,然后清华再把他给我们这部分的费用再给我们拨回来,是这样一个过程,完事我这边接完款以后,再直接把款给你拨过去,就是这样一个流程。
于总:
    那你这么说,你跟我签协议,是拿哪个?不是哪清华签的?到时候人家清华说了,进我账号的钱,我凭什么给他呀?
清华:
    如果要是这样的话,你可以过来一趟或者怎么样,我们以前有过这样很多老学员给我们介绍新学员的这种情况,你可以完全放心。
于总:
   您在哪?
清华:
    你可以跟你的朋友过来,或者你的这个朋友他可以现场交款,他交完钱,钱我就可以直接给你,这样就可以。
于总:
    那您具体地点在哪?
清华:
    少了很多中间的环节,就比如说他交完款,如果要涉及到打款可能不太方便,或者是之间以前没有这样信用关系的话,也可以他那边交款,我这边直接把钱给你,这样直接当面就可以交流了。
于总:
    您这个是在哪办公?
清华:
    您现在在北京吗?
于总:
    对。
清华:
    我们是在液晶这边你要是方便的话,后天的时候,我们周一老师都在这边,周一的时候您过来方便吗?
于总:
    老师?
清华:
    对。
于总:
    清华的老师能跟我交流啊,郎咸平?
清华:
    不是讲课的老师,就是我们这边可能是你的老师,如果说周一的时候你可以过来,到时候我们再好好聊一聊。
于总:
    您详细告诉我一下你那个地址,你告诉我一下怎么走?
清华:
    你现在大概在什么位置?
于总:
    你就直接告诉我你具体位置吧?
清华:
    清华东门液晶大楼。
于总:
    清华东门,不在院里,在院外头?
清华:
    清华正常来讲的话,液晶大楼就是清华里面的大楼,因为里面的门没开,所以从外面绕过来,从后面的门进来,所以就感觉是外头的,其实这个也是校内的一个办公楼。
于总:
    不是,那你要这么说,我们上课在哪上?
清华:
    我们上课第一天和第二天也是在液晶这边上课,然后第三天、第四天是在主楼,清华大学主楼上课。
于总:
    我看清华培训合同管理办法里头规定不准说对外出租教室,那咱们这个班到底是清华办的还是哪办的?
清华:
    是这样,清华这边,我们课程证书是清华的,清华是批准我们课程的,这样我们用他的教室我们是正常的,所以说清华给我们无偿提供教室,因为这个本身是清华既然允许我们这个项目在这边做这个总裁班,这个就是给予我们支持这块,像好多我们师资资源这块也是清华那边提供的。
于总:
    有多少个清华老师能给我们上?因为我原先上过那个班里头,11个老师就有一个清华的。
清华:
    50%左右吧,因为好多像您这种可能喜欢听清华的老师,但是有很多学员就喜欢听那种实战派的老师,很少喜欢听学院的老师讲课,所以我们在协调讲师这个比重的时候,一般都是50%左右。
于总:
    那你说这个是清华你跟他合作,他给你派的老师,还是你们另请的呢?
清华:
    是这样,就是我们所有的老师都是清华那边提供给我们的老师,然后我们根据我们整个课程的需求这块,然后再跟老师预约时间。
于总:
    那你告诉我一下,你那具体的地址,你单位挂的什么名头,完事我去好能找到啊。
清华:
    就是在清华大学液晶大楼里面。
于总:
    液晶大楼几楼几号?
清华:
    3楼,整个三楼都是我们的办公室。
于总:
    不是,这个楼层顶上……你是在哪个屋?
清华:
    整个三楼都是我们的办公室,三楼门口就有一个前台。
于总:
    不是,就是我得去,我报的什么学院,还是说你哪个机构,你在哪个房,我找你。
清华:
    就是这个国际项目工程学院。
于总:
    就是液晶大厦是国际工程学院?
清华:
    对。
于总:
    是清华大学国际工程学院呗?
清华:
    对,清华大学就是项目国际工程学院那块。
于总:
    还有一个问题,我问一下,你给我开的是收据还是发票?
清华:
    当然是清华大学统一开的发票,清华大学的发票,盖的是清华的章,开的发票是清华的发票,然后颁发的证书也是清华大学的正规证书,肯定没有问题,如果有问题的话不可能这样。
于总:
    我前两天我就在报上看看沸沸扬扬的我们沈阳人,叫于博的,那怎么回事?
清华:
    是这样,他那个可能那个班有点特殊,等到最后的时候,有几次上课的时候有几个班合在一起上了,出现这种情况,好象觉得很少出现。再有一个他想通过各方面的炒作,因为他公司也是做连锁这块,就想多宣传宣传。
于总:
    就是为炒恶名呗?
清华:
    对。
于总:
    不是,他怎么说的东西我看里头说那些名人老师,就像你刚才说的也是郎咸平来上,没给上造成的怎么地?
清华:
    是吗?我们这个课程是这样,清华对这个课程做的比较多了,然后可能各个……清华在这块监管方面可能有一定的漏洞,但是这个不能代表所有的清华项目。
于总:
    就是你们实质上每个项目也是各自,他是他,你是你,是不是这个意思?
清华:
    对,项目和项目,虽然都是清华的项目,但是不可能千篇一律说都是一样。
于总:
    那我合计合计,你把你手机号得给我一下子,万一我合计明白,你又不在什么呢?
清华:
    您怎么称呼?
于总:
    我?
清华:
    对。
于总:
    你手机号多少?
清华:
    我手机号?
于总:
    对。
清华:
    13691570683
于总:
    行,我合计合计我姓什么,完事我再告诉你行不?
清华:
    行,然后你看一下吧,反正现在清华这块你也都知道,然后这个课程如果你要对这个各方面如果有不信这块,你也可以过来看一看,这个没有关系。
于总:
    不是,我说当初你们被于博闹的挺厉害的,现在有没有影响,别到时候班还开不了,完事我们白去。
清华:
    于博他也是我们这边的学员,可能是站在他那个角度考虑,他这个做法我们也都理解,所以说双方怎么说,我给你举个例子,就是两个好人在一起就能和睦的相处,不能说是谁最有理,不能说谁对谁错,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我们也对他的观点比较理解。因为对清华这方面的……肯定是有做的不完善的地方,也没有找那么多麻烦或者什么,这块我们也都理解,每个班不可能所有的课程让所有的学员全部都满意,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一个班站的角度不一样,每个人所处的位置也不一样,就对这样的问题,我们会有一定的观察,处理上不是很得当,所以才造成今天这样的结局。
于总:
    您这么一说,我代表咱沈阳人于博谢谢你,还比较公正。
清华:
    反正都是东北的,他的做法我们也都理解,因为我们这个班,做这个课程做那么长时间了,很多时候有的学员都说你这个课程怎么怎么样,但是如果我们在处理上面,在处理这个问题的时候,如果处理的不得当的话,可能就会出现这个,因为有的时候这个课程有一些人他不满意这个是正常的事情,不可能做到百分之百的让每个学员都满意。我们不可能做到那么完善,有不满意的时候,关键看你们怎么来处理这个问题,这是很正常,不可能学员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
于博:
    是,我通过网上这么一说,后来我看了,了解说清华也做了一些整改,要是真正能整改好了,大伙儿都能学到东西这是最主要的。我听说因为这个事好象清华内部开了好几回会呀?
清华:
    对,确实是,现在各个院都在做整改。
于博:
    都怎么整改的?
清华:
    有好多不行的项目删掉呗。
于博:
    那你不把人家饭碗给砸了吗?
清华:
    不正规的项目肯定就要删掉了。
于博:
    不是,那原先清华怎么还能有不正规的吗?
清华:
    就是说不是说原来有不正规的,是这样一个情况,原来可能项目比较多,因为学员学习的人也比较多,项目也比较多,清华在监管这一块做的不是很到位了。所以说现在可能针对这一块无论在哪个项目上,清华在审核的时候,并且在监管的时候,整个项目运作这一块,在监管当中做的不是很完善。因为通过有一些问题,像这件事情发生了,我们通过这件事情反映出来了我们确实在监管方面有疏忽的地方,所以说针对这一块我们必须要怎么做这一块。
于总:
    行,但愿咱都共同一个目标,能把这块整好。
清华:
    希望尽可能的给全国各地方的各个企业都能起到一个好的作用,并不是说我们单纯的,你们交点学费,我们挣点钱,其实现在已经不是那个意义。你要针对这个事情把清华所有的项目全砍掉那也不现实,所以说我们做这一块,也是尽量让每个学员满意,让所有的人……因为清华大学的牌子不可能就这样,因为什么事情,或者因为哪个班不行就整个都毁掉了,所以我们在这块把握这块监管上,肯定是要加更大的力度的。
于总:
    我对你现在真有这种信任感了,一个就是你说的这个角度比较客观公正,第二个刚才你说能给我回扣那种拍板这种决定,你肯定是这项目的负责人了,不是他们原先没事给我们找的张老师、李老师那种发广告的人了呗?
清华:
    对。
于总:
    这么敬业,你直接这么还在办公室待着。
清华:
    不是,我现在在家呢,我想起来给学员发个短信。
于总:
    你在你家都能发这种短信,现在也太先进了。
清华:
    我觉得你不管做什么工作,既然做了,肯定要做好,我觉得工作上的事情不是非得一定要在工作的时间或者是在工作的地点才做,但是我觉得要想把这个事情做好,我是这样的,现在就是在家做这个事情。
于总:
    多亏呀,我说实在的,可惜的就是因为你是个承包方,清华继教的胡东成院长要这么敬业就好了。
清华:
    反正现在清华的项目也是比较多,有的像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我们也是挺……只是这种事情大家伙知道了,要不然的话,其实内部也有一些学员觉得不满意或者怎么样,有的时候也都理解理解,项目跟项目不同,包括做项目的人不一样,处理的方式就不一样,所以就导致现在这么一个结果。反正我们的课程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比如说学员不满意,我们在课时上,我们再让他学几次或者是怎么样……
于总:
    行,谢谢你,我得赶火车了,改天我再跟你唠。
清华:
    先这样,有时间的话,随时电话联系。
于总:
    好,谢谢你。
清华:
    好再见。
 
 
 打印     
Date » 12 八月, 2020    Copyright 2007 by My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