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6572400位访客
 
Text/HTML  

推动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建设——公民维权在行动

 

于博:
        大伙都合计我是为了炒作,我跟大伙说一声,实质上这可能跟我个人经历的有关,为什么呢?就是一个人要想在社会上生存,企业要想发展难免遇到方方面面的事。我跟清华真是无心插柳的一个举动,我这些年为了我的企业能发展,我正常经营,我告过某地的国税,头前也是几经反复之后,惊动了他们省厅纪委书记,所以他头前一个副局长领着一个科长飞到沈阳向我道歉,回去不办事。后来又来了两个副局长飞到沈阳跟我道歉,托的我们沈阳国税局的局长,做做我的工作,最后对我进行了赔偿,我这事放下了。
        第二个我们上郑州去投资,应该是欢迎才对呀!但是当地的一个同行,把国税局当做他的打手来用,所以这个魏局长——魏大哥,我们所有手续都全的情况下,就是不给你办发票,所以逼的我们实在无奈了,我开完人代会我就飞到郑州去了,我也是拿的手机,把他跟我说手续全全了,什么什么我全给他拍下来了。过后他以三个月过期了,说不卖我发票,我说:“你再编别的理由都行,我去的时候是两个多月,我为什么两个多月的时候我去了呢?因为内部我已经知道这种消息,你说的过了三月超期为由不给我转正,”再找不到我任何理由了,我所有手续都全了。所以没办法,他要是能不掐死我,我也就不……,投20万、30万了,我说我就为了在当地生存我也得憋着,他都一下掐死我,不卖我发票,我还不想做违法行为,那怎么办?我就投诉,人家说他是对的,我就再次投诉,人家还说他是对的,我说我再再次紧急投诉,完事这哥被撤了。(录音)
        当地税务局说过这话,一、你撤点;二、搬别的区去;三、在这整死你。这句话不知道你们听清楚没?郑州的法规科长他要动用黑社会收拾我,你说还有这么玩的吗?
        15年前入过狱,08年给了我一个撤案申请书,什么时候做的呢?98年做的,完事又给我赔了5.8万,头前先给我赔5.8万,我说我那还有百万资产呢,我往顶上还得有一个说法,他又给赔了2.5万,这都是法律文书。实质上还有什么?我为什么说像宁波的江北区法院,我跟一家签了一个合同,给打过100多万,货涨价了,我的人坐在他的车上,他把货开着送别人家去了,你说带这么玩呢?我这头给人家用户得交货,在这种情况没办法怎么办了?我们说实在的把钱退回来了,要法院给一个说法,人家对方就好使了,跟法院说,说我们之间没合同,法院说你俩之间没合同,你得上对方法院打去,我说那合同带公章的,那东西如果合同上我要伪造证据那是刑事犯罪呀!江北区法院裁决之后,中院维持,宁波中院,浙江中院维持,最高信访维持,我上对方去打去了,对方法院判说有这合同,对方赔我10万。所以我跟他又较劲,说你给我10万我不要,因为什么呢?如果法律规定的说有合同,应该是在合同签约地打官司,你给我发回宁波江北去,我让他看看到底有没有合同。还有上他们中院去了,中院那个法官也跟我在商量,说你看这最高院都判完了,说这东西,咱就不说那些了。实质上还有什么其他的地方,都有这种现象,这是在我维权的道路上,清华只是其中之一,就是一不小心,媒体知道了,他就以为我是在这炒作炒着玩呢!新华社我炒得起吗?人民日报我能炒得起吗?中央电台我能炒得起吗?他说于博你花老多钱了,我不瞒你们说,我个别的可能是有情况还得说给点车马费,我连一毛钱车马费都没敢给,我也不想给,就是说这种情况,炒不起,我就认为一点,还是说为什么敢接着告下去,就是有理走遍天下,人间正道是沧桑。我就是想呼吁全民进行维权,所以我现在给它起一个名“公民维权在行动”,如果光等着这国家改进是不现实的,这是真出这事了,他就告诉人家说把发票给我拿回来,这几个大哥被逼的实在没招了,把那发票在账上撕下来给送去了,换来清华一收条,说发票收到了,钱不退,你说还带这么玩的吗?
 打印     
Date » 10 八月, 2020    Copyright 2007 by My Website